营销-SEO-头部优化文字

关于我们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风采展示
< 返回

勤奋、谦虚、内敛的俄罗斯设计师 ——儿童剧《悲惨世界》舞美设计 谢尔盖·拉沃尔专访

日期:2019-11-26

图片关键词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俄建交70周年,来自俄罗斯的舞美设计师谢尔盖·拉沃尔先生和儿艺的伙伴们,用戏剧创作架起友谊的桥梁,为开创新时代中俄关系的美好未来贡献自己的力量。

2015年儿艺剧院创排的无场次话剧《灿烂的阳光》受2015俄罗斯圣彼得堡“彩虹”国际戏剧节组委会邀请赴圣彼得堡参加演出。这次出访让剧院团队看到了其他俄罗斯本国参演剧目,并结识了俄罗斯舞美设计师谢尔盖·拉沃尔先生。从此这位勤奋、谦虚、内敛的俄罗斯舞美设计师与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结下了深厚的情缘。从2016年儿童剧《泰坦尼克号》、2017年儿童剧《巴黎圣母院》到1130日即将试演的儿童剧《悲惨世界》,三部世界经典文艺作品儿童剧版,都是中俄戏剧艺术家们携手努力,并肩前行结下的硕果,见证了中俄儿童戏剧文化情谊的成长和深化,共同勾画了中俄艺术家手牵手、同进步的美好未来。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谢尔盖·拉沃尔

舞美设计师,毕业于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舞台美术和技术系。为圣彼得堡青年剧院及俄罗斯其他城市的剧院设计过数十部戏,还有许多电影、电视、音乐剧相关设计作品。

主要作品:《快乐的人,死去的灵魂》《麦克白》《飞》《汤姆索亚历险记》《船夫》《沉睡的公主》《小巫婆》《泰坦尼克号》《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等。

下面请大家跟着小编一起与这位俄罗斯舞美设计师面对面,聊一聊他与儿艺,与世界经典文艺作品儿童剧版三部曲的点点滴滴。

:

2016年到2019年,四年里您已经与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合作创作了三部世界经典文艺作品儿童剧版的舞台剧。当初您是怎么与中福会儿艺结缘的呢?是什么打动了您,来到中国,来到上海。

:

那年是2015年,儿艺剧院的院长、艺术总监蔡金萍女士带着她的团队出访俄罗斯圣彼得堡。他们看了由我担任舞美设计的戏剧作品《汤姆索亚历险记》后,就找到了我。告诉我,在中国上海有一部以“冰海沉船”为事件创作的儿童剧《泰坦尼克号》正在寻找合适的舞美设计。蔡女士觉得我非常适合这部作品,希望我能够加入该剧的主创团队,担任舞美设计和服装设计。那时候的我从来没有到过中国。儿童剧版的《泰坦尼克号》和中国上海这座城市都似乎在呼唤着我,吸引着我。就这样我来到了这座美丽的剧院——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开始与上海的儿童戏剧同仁们一起创作。

:

经典名著与儿童剧,在舞美风格上结合,并演绎出来,您是怎么思考的?

:

这三部作品的剧本基础非常好,编剧杜邨先生富有创意地既保存了原著的内容,又巧妙地以动物的形象作为剧中的人物。我就在剧本的基础上,用自己擅长的舞美设计风格,尽可能地为剧本服务,在二度创作上给予作品更丰富的色彩。

:

谢尔盖先生在担任《悲惨世界》的舞美设计的时候,运用的是什么样的设计风格?

:

这是一部儿童剧,也是来自于雨果的经典名著,所以我采用的是装饰性较强的设计风格与古典主义相结合。装饰性的风格会适合儿童观众的审美观,古典主义则与经典名著更贴合。

:

2016年的《泰坦尼克号》到今年的《悲惨世界》,在舞美设计上有什么新的思考和突破?

:

《悲惨世界》这个剧中设计上最大的特点是经典原著与儿童剧的结合,此外就是我设计的时候用了很多会动的物理结构,比如齿轮状的、旋转梯子的结构等等,这些都是全新的设计和挑战。当然,最后还要看舞台上呈现会是什么样的。

:

您拿到剧本之后,是怎么一步步创作设计的?如何一点点修整,让作品日渐成熟。

:

每一个场景、人物角色我都画了很多的设计图,一般会从众多设计图中选择出最满意的,然后再与导演组沟通。在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后,我再进行修改。比如剧中的“大白鹅主教”的形象,我最初设计的时候是一个瘦瘦的主教,后来大家都认为胖的更好,我就修改了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胖乎乎的“大白鹅主教”。在剧组一次次的连排的时候,我也坐在排练厅里观察演员的肢体动作和人物的塑造,一边看一边用画笔在纸上重新修改。

:

在《悲惨世界》的设计中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

最大的难点是在服装设计上。第一是数量多,有五十多套,将近六十套。第二是每一角色都要有区别,也就是一套一个版,每个人物都不一样。从设计图的手绘稿,到最后的服装制作完成,要来来回回地跑服装加工厂、寻找合适的面料、根据面料进行加工、后期绘制,以及与手绘稿对比之后的再次修整。多次反复之后,才能最终呈现在舞台上,呈现在观众面前。

图片关键词 

Copyright © 2017 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104332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2122号

技术支持:

红悦网络